.
新北市某大學的球隊風騷女經理      
在這間黃杉高中已經第二年了。可是每當跟別人提起我就讀的學校,他們都不知道這在是哪裡。在哪裡,不用問當然是在南投縣中央山脈山腳下,以地圖上來看大概是這樣。總之說得明白一點也一樣,畢竟創校二十年了,還是鮮為人知的話,我講再多也沒用的不是嗎?  無論你同不同意,學校位置就暫且先這樣。  肯定是校名的關係,我們學校的衣服是黃色的。有點像剛煮熟相當柔軟的歐姆蛋。同學間都滿喜歡的,設計的也挺不錯喔。北一女的象徵是綠色的,而我們的象徵是黃色的。很奇怪吧?明明都只是顏色上的區別,知名度卻差這麼多。好啦,我知道是成績的問題。  不,其實要說的是升學率的問題吧?是吧。在這邊不是我在誇獎自己的學校。這裡最大的優點就是,無壓力。你可以做你自己喜歡的事。你要用功,你就自己努力吧,老師也會提供你解答的。你不想讀書,大家也不會管你,老師也不會因為你不念書而責備你。  一視同仁。不能否認的是,真的有人興趣就是念書喔。當然我就完全不是這塊料。把我當成布料放在店裡賣的話,肯定是擺在運動衫那一區的。蛋黃色的排汗衫,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。  而且我們距離市區很遠,畢竟是山腳下,唯一的優點是每天早上都有豐沛的芬多精。因為是這麼的遠,大部分人都是住在學校。好像高中就在體驗大學生生活了。而且依照我與正在讀大學的表哥討論的結果,我這學校真的很像大學。除了校地大以外,重點就是有一堆社團了。  聽說大學最有趣的就是社團了,是嗎?  反正我們有社團就是了。高二的我現在也正面臨選擇社團的問題。坐在書桌上苦惱著,這怎麼比國中基測還麻煩的感覺啊。把筆放在人中的位置,看著天花板想啊想。最後決定陪著室友一起參加籃球社,他當時穿著黃色內褲強力推薦,是有沒有這麼愛校,連內褲都是黃的。  到了籃球場,我才知道這傢夥連內心的黃的。搞不好還像蛋黃一樣黏稠。可能你正在想為什麼?為什麼還要問?你自己看看前面就知道了啊!不是在那邊練運球的汗水製造生物喔。再往後看一點,對,有沒有看到一群綁著馬尾的,或是帶帽子的女生。五個,六,七,總共七個人在那裡。  穿籃球衣的女生實在太可愛啦,我二話不說把自己的心也染成黃的,馬上簽下入社同意書。拿著它去找社長。由於室友已經衝進人群中練球了,我只好問坐在旁邊休息的女生,請問籃球社的社長是哪位?她綁著馬尾,從額頭的兩側流下兩片黑色的髮尾,好標準的學生頭。看她沒聽到似的,我又問一次,請問籃球社的社長是哪位?她總算聽進去了。轉起頭望向我,臉蛋相當清秀,還像國中生一樣有點稚氣。  她不斷眨眼,不斷看著我。我說我沒這麼可怕吧?幹嘛這麼緊張?完蛋了,別人看到現在的狀況,搞不好以為我在對她放電。遠處的室友跑過來,對我說,怎麼你還沒把入社申請書交出去啊?我回答他,我還不知道哪個是社長啊。才說出口,室友便不斷用眼神指著旁邊這個女生。  這個像蘿莉般的女生是籃球社社長?她點點頭。我將單子拿給她,她又像說謝謝似的連續點頭。我嚴重懷疑社員會不會欺負社長啊。不過對大家的第一印象都是挺和善的。  有人點了我的肩膀,我回頭一看,發現是社長。她站起來還不到我的肩膀高,我低頭看著她,她有點害羞地開口說,那個那個新社員要要先練跑步喔。說完她又不斷眨眼。啊,是嗎?沒問題啊,跑就跑吧。我走到籃球場外,準備繞球場跑個幾圈。  跑了四圈後覺得差不多了吧?我跑到社長旁邊問她可以了嗎?她對我比了Ya的手勢。原來還要兩圈啊。還好啦。我又看到社長舉起另一隻手,手合了起來。不會吧!二十圈?真的假的。  真的,而且我還真的繼續跑下去了。我開始覺得她能當社長是有原因的。沒人拒絕的了她那水汪汪地眼睛,實在太可愛了啊。而且低頭看著她時,還隱約看到她領口中的白色胸罩。乳房的顏色也是潔白的喔,我瞄到幾秒就把畫面烙印在腦海中了,現在成了我跑下去的動力了。  呼──呼───呼───。好不容易跑到最後一圈了,我覺得腳已經不是我的了。旁邊開始有人圍觀了,呼───呼───呼───。他們好像練球完了。  我躺在地上喘氣,看著天空。天空有好幾塊厚厚的白雲在上面,雖然很厚卻不像會下雨的樣子。呼,沒想到,高中社團生活的第一天就這麼辛苦啊。眼前的天空突然被一個人影蓋住。隨著那人影,還有撮像毛筆般的黑色長髮飄到我鼻頭。  你還真厲害耶!想不到真的有人跑了二十五圈。我聽到眼前的女生這麼說,原來他們沒人依照會長說過的話執行,這麼聽話的人還是頭一個。我坐起身來搔搔頭,他們幾個女生一附等我自我介紹的樣子。呼,好吧,大家好,我是二年四班的,你們可以叫我小多。  於是,我還是得說非常老套的台詞,我的高中社團生活就這麼展開了。  第二天,第八節下課後我走來體育館看看。因為不是社團的時間,我想大概不會有什麼人。果然走進館內跟預先設想的一樣。而且,是更徹底了些。我只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在那邊投籃。穿著背號十號的橘色籃球衣,褲子也是同一套的。頭上綁著標準學生馬尾,一看就知道是社長。  「不愧是社長耶!這麼認真啊。」  「因為...喜歡籃球。」  我跟她一起練投射籃,從五點練到將近七點。沒想到只是射籃就讓我全身都流汗了。社長也是滿身大汗的,我看她不時擦擦額頭的汗珠。帶來的水都喝光了。突然想起昨天沒看到她穿籃球服的模樣。她的身材穿上籃球衣還真是可愛啊,要不是昨天有瞄到她的胸部,還真看不出來她那邊是有發育好的。微微隆起,絕對是Acup不會錯。  她發現我不斷盯著她看,而且眼睛的角度是對準著她的胸部。她別過身,有點害羞地走去撿球。我也動身陪她將球收拾乾淨。收齊了一大籃大約二十顆籃球。挺重的,她還打算自己搬回球室。我馬上湊上去幫忙搬,她稍稍點頭說聲謝謝。  走上二樓的階梯時,不知道是突然力氣不足,還是她腳伴到階梯了。一整籃從上面往我身上砸下來,連同社長一起飛下來了。一眨眼,我已經倒在一樓的地上。籃球撒在四處,都還沒停止滾動。重點是現在社長正貼在我身上,我問她你沒事吧?她搖搖頭,試著爬起身體。上半身起來時,我又看到她小小的胸部在籃球衣裡面。當然女生穿籃球衣時,裡面都還會加一件內衣的,不過她的內衣挺鬆的。  這,真的挺鬆的。  我聽到大門被推開的聲音,一個人撿起滾到門口的籃球。然後看到我們這邊的情況,突然大喊,你們在幹什麼!馬上跑過來扶起社長。摸摸她的肩膀,看她有沒有受傷。我這才看清楚這個人的樣貌。  她比社長還要高,不同於馬尾頭,她的頭髮被剪成俐落的短髮。眼神相當有銳氣,穿著制服,制服裡還隱約看得見內衣的形狀。而下面的裙子則有被改短的跡象,不過並不是太短。  「你想對我們紫瑄做什麼?」  我皺起眉頭反問:「不是吧?一般人看到這情況都會知道,我是跌倒了啊。」  「可是,我看到你一直盯著紫瑄的胸部看。」  「那,那只是湊巧。真的。」  「鬼才信呢。而且你是誰啊,這裡只有社團的人能進來喔。」  社長馬上對著她的耳朵說話,我完全聽不到聲音的程度。  「你是新社員?」  「嗯。」  「就算你是社員也不能一直盯著社長的胸部看啊。」  「沒有一直盯啊。」  話說回來,這女生的胸部還挺大的。肯定有Ccup了吧?  「也不準看我的!」  「咦。」   「處罰你,把這邊收拾乾淨。」  「什麼...。」  「就這樣,記得喔,離開時門要鎖好。」  我看著那傢夥跟社長一起走掉,隱約聽到她不斷跟社長說哪間蛋糕店很好吃之類的話題。社長曾經回頭看我一眼,我只是苦笑一下。接著便迅速地把東西收拾完了。  過了兩天,又是集社時間。因為老師比較慢放我們下課,我走到體育館時已經遲到二十分鐘了。拉開大門前,我已經預備好不好意思的表情了。不過,我好像聽到不太對勁的聲音。  將門推開,看到裡面的人分成兩邊。一邊大概六個人,而且幾乎是依照男女分邊。所以我該走去左邊囉,我想這不是重點。我走進來時,踩到有缺陷的地板而發出聲音。所有人轉頭望向我,我只能動動手指跟大家致意一下。氣氛好像不太對耶。站在中間帶頭的兩人,我看一看發現都是認識的。一個是室友,一個是上次那帶走社長的女生。  「為什麼我們要聽你的話!」  「因為你們這些男生,腦袋都只想著那種事。」  「才沒有。」  「你心知肚明。像他也是一直盯著社長的胸部看。」她突然將手指向我。  我站這麼遠也有事啊?大家又同時轉向我,都露出鄙視的表情。  「他不算。他出生就這麼色了,你不能以偏概全。」  我說這室友算是在幫我嗎?明明是他滿腦子情色思想。  「不管他了。而且你們怎麼老是不練習,過來就只是聊天。」  「你只新來的經理不能對我們發號司令。」室友說。  原來她是經理啊。為什麼會討論起這個,不過我覺得只是社團又不球隊,應該不需要這麼認真練習吧?  「而且,搞不好妳連射籃都不會。」  「射籃這麼簡單,我當然會。」  「是嗎?」室友看一眼籃框,接著說「不然來比賽啊!」  「好啊。怎麼比。」女生好像滿容易被激怒的。  「就比賽罰球吧。怎樣?」  經理頓了一下再說:「可以啊如果我們贏了,以後社團任何事都要聽我們的。」  「沒問題!」室友又微笑地說「只有這樣好像有點無聊。」  「不然你想怎樣。」  「野球拳聽過嗎?就加這個來比吧!別說你沒聽過啊!」  虧這邪惡的室友想的到,不過最好女生會跟你玩這個啦。我看準備就此作罷了。不過感覺經理不知道這名詞是什麼東西耶,後面的幾個女生也不知所以然的樣子。  「怎樣?敢不敢啊。」  經理真的經不起激將法,馬上回說:「好啊。沒問題。」  天啊,她一定以為只是普通的遊戲規則。  很快的,大家便圍在三分線附近。我們學校的籃框是標準的305公分。可以確定學校裡面沒人有辦法灌籃。由經理先開始,她穿的橘色球衣背號是8號。與室友擦身而過時,發現她比室友還高一點。身高肯定超過168了。  第一球,室友沒進。  換成經理站在罰球線上,拍了幾下球,接著舉起籃球,動作挺有架式的。腳一墊,球拋了出去。沿著拋物線,撞到籃板彈了進去。得分。她開心的叫了一聲。  看到她漂亮的進籃,男生們相當驚訝,包括我。因為她雖然長得很高,卻比較像整天窩在書桌上看書的那一型。既然她進籃了,當然室友就得依照規則走。不過室友執行前對男生們使了個眼色。大家都懂他的意思。  男生們開始動手脫掉自己的上衣。看到這一幕女生們驚訝的叫了好幾聲。很快所有男生上半身就沒東西了,只剩一條籃球褲。  「你們幹什麼啊!」女經理表情有點慌張。  「你不知道嗎?野球拳的精神就是輸的得脫掉一件啊。妳不是知道的嗎?」  「騙人...」  經理身後某個女生走出來,拿著手機對她說,是真的,剛上網查了一下的確要脫衣服。女經理啞口無言。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要脫,這是我們臨時改的。為的當然就是接下來的福利了。  室友拿著籃球走上罰球線。這可是大家的福利啊,所有男人將希望放在他身上,果然不負眾望,空心進籃,平常都沒這麼準的。  「...」  「怎麼樣,你們不會想反悔吧。」室友調侃地說。  「哼,誰誰怕誰。我們說話算話。」  「換我們了!」經理將球拿過來。  知道代價後,這次投籃女生變得更謹慎。只是因為壓力的關係,這次投籃竟然連籃框都沒碰到。真糟糕啊。不過經理還是有點影響力的,其他五個女生都很配合也很相信經理。她們慢慢地脫掉外面那件籃球衣。所有人都只剩裡面的黑色內衣。對了,今天還沒看到社長耶。少了籃球衣,大家的身材變得好明顯。大部分人胸部都滿有型的。隆起的很明顯。  「換我們了。」室友說。  下一位男生站上位置,知的慾望驅使我們能力大增,又一個漂亮的進籃。平常都沒這麼準的。另一個女生上來,當然只穿著黑色運動內衣,胸部的弧線相當美好。她有點彆扭地舉起球,彆扭就完蛋了,果然又沒進。  所有男人都吞口水了。接下來,女孩子要脫的肯定很精彩。我注意著其中一個長的比較甜美的女生,劉海剪的齊齊的。胸部也很有潛力,或許還能變成中央山脈。女生們互相看了一眼,由經理帶頭開始動作。  沒想到她竟然脫掉鞋子。所有女生也高興地脫掉自己的鞋子。  「有意見嗎。只說要脫一件,沒說要脫什麼啊。」女經理露出得意的笑容。  好吧,我們也不能說什麼。接下來的兩三次兩方都是平手,女生們為了自己發揮了潛力。不過男生對於看女體的欲望可不能小看啊。平常內向的人,現在眼睛也都是黃色的。  這次換我了,站在上面被兩種目光盯著,感覺真奇怪。我也拍了幾下再投籃,沒想到竟然沒有進。下來時,被男生們打了好幾下。下一個女生果然又進了。這下男生只剩一條內褲了,原來還有幾個是穿三角內褲的啊。不過這些真是一點都不養眼。  比賽繼續進行下去。兩邊人馬,一邊只剩四角褲,一邊沒穿鞋子只剩黑色運動內衣與籃球褲。我們費勁千萬辛才讓她們再脫掉一件。這次她們沒得選了,不是上面就是下面了。  我們男生睜大眼睛,看著她們害羞地將褲子脫下來。果然脫上面的話會直接露點了,不得已下只能選擇露內褲了。看到她們用雙手努力遮著下面真是令人受不了,有的女生還穿著可愛圖案的,也有性感的黑色內褲。真是太幸福啦。大家的鬥志又更加燃燒,根本是達到燒光衣服的地步了。  她們又輸了,這次是上面還是下面呢?經理已經快笑不出來了,她們可能要投降了吧。女生們圍在一起討論了一下,突然一起轉身將上衣脫了。沒想到這麼拚啊。一瞬間就有六對乳房擺在面前。比看寫真集還養眼啊!而且大概都還年輕的關係,每個都好漂亮,無論是形狀也好,顏色也好。小的精緻,大的奶子也沒有下垂。  我看看其他男生,他們都看傻了,沒看過這麼多胸部吧?因為這樣,我們甚至有人陣亡了,拿著衛生紙到後面擦鼻血。一定要讓她們變成裸體,大家一定都是這麼想  就在大家都這麼想時,我發現其中有個女生內褲好像有突起物,不是很明顯,至少不至於像男生這樣。我再盯仔細一點,那裡果然有問題啊!不會吧?難道是傳說中的跳蛋?我只聽過倒是沒真的看過。  我不斷盯著那裡看,那女生沒注意到我,所以我更肆無忌憚的,看。連下一個上空的女生又站上罰球線也不管,甚至她的乳房因為投球的關係不斷晃動,我也不管。那大腿中間微微突起的異物更讓我好奇。  好想看看那到底是什麼?真的是跳蛋嗎?真是跳蛋的話肯定是很誇張的女生吧,我們才十七歲喔,就玩這麼大啊。將視線往上移,移到她的臉上,看起來是個內向的女生啊。不像會穿耳洞或是什麼的人。想到這裡,我們的野球拳投籃大賽就此結束了。  原因是社長打開門時,後面跟了一位老師。當然看到這邊的狀況,是超級傻眼的。恐怕大家不只被廢社這麼簡單能解決了。  通常都會這麼認為吧!可是我們大家都沒事。只是社團被強制關閉一學期,就這樣。我們分別被叫去約談,內容卻出乎意料的平凡。  「你好。」  「校長好。」  「我直接問吧。」  「好的。」  「你們為什麼要玩這種遊戲呢?」  「因為在比賽。我們想賭更大一點。只是因為這樣」  「是嗎?我們年輕的時候也是這樣,有很多事情,說了你大概沒興趣聽。總之下次別再睹這種事情了可以嗎?否則沒這麼簡單喔!」  「我們不會了。」  大概是這樣的對話,我走出校長室時,社長第一個跑過來問我內容是什麼,我跟她大概說了一下。有時候跟她說話,我覺得像是在跟小女生說話似的。  「剛剛我我也是耶。」  「是嗎?沒想到學校這麼不在意啊?」  「嗯...好奇怪喔。不過,幸好大家都沒事。」  「你是社長沒怎樣吧?」  「沒事。因為我...不在場。」  「這樣啊。」  事情就這樣落幕了,非常幸運也很怪。過了兩週,我漸漸發現學校奇怪的地方。源頭是由社長找我那天開始的。  「最近巧可怪怪的。」  「你說經理嗎?」  「是啊,她常常被老師叫去約談...明明就沒做錯什麼事。」  「除了野球拳。不過那事也過一陣子了。」  我跟社長開始調查,像偵探一樣充滿好奇心。老是找她的老師,是學校挺有人氣的英文老師。幾乎都是在禮拜三與四放學時把經理叫去他的休息室。女經理臉上特有的傲氣也越來越少。  除此之外,我們也發現學校常有人被叫去休息室,本來應該沒什麼,但被叫去的幾乎都是女生。有四個老師老是這樣,怎麼想都有問題吧!有必要知道他們究竟在幹什麼。  這個禮拜四,巧可又被叫過去。我與社長跟過去,像是經過休息室似地走過那裡,接著繞到後面。不過後面也看不到東西,窗戶也被關上了。我們貼到門上也沒聽到什麼聲音。會不會不是我想的那樣呢?  這次為了確認,我偷溜進去老師休息室,在裡面裝了攝影機。這其實不難,不過要藏哪裡就是問題了。最後決定放在最危險的地方,書櫃裡,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  一個禮拜後,我小心翼翼地回收攝影機。回到家馬上連接電腦,看看錄到了什麼。因為有一大段時間都是沒人的,我不斷快轉再快轉,中途有人影的地方也都滿無聊的。不是老師們在泡茶聊天,就是睡午覺。一直到再晚一點,有個女學生便走進來了。我看一下當時的時間,晚上六點五分。  一個男老師,一個女同學。房門被上了鎖,窗簾很自然地被拉進來。攝影機聽不清楚他們的對話。房間昏暗,好像模擬沒人在裡面似的。女生坐到旁邊的椅子上,老師則坐在大桌子中間。到底在聊些什麼,我只看到老師嘴唇不斷在動,拜託,我又不會讀唇語。  女同學從椅子移到攝影機前面,看來不是發現了攝影機,只是巧合。因為這樣,我看清楚了女生的臉,竟然是當時內褲突起的社員。我繼續觀察老師與她的互動,可以斷定她大概是被老師威脅了。老師拿出一個類似遙控器的東西,點一個鍵。女生便摸著自己的下體。那果然是跳蛋,還是無線遙控的。真是太邪惡了。  女同學被命令脫下裙子,然後坐在老師的大腿間。兩人疊坐在一起,女生得自慰。從這個視角,我只看的到她們的側面,那哪是自慰!我一點也看不出女生有享受的樣子,一切都是被逼得。大概老師也這麼感覺,他伸出右手幫忙女生自慰,只看的見手移到那?,不過不用看到也知道老師的手指一定一直摳摳摳。女同學扶著老師的手好像想阻止又不能阻止。女同學只能不由自主地開始顫抖,因為舒服而顫抖。從側面看老師,那根本就跟野狼一樣,色狼,變態狼師。  攝影機唯一收錄到的聲音,就是女生叫的一聲「啊───」。老師摀住她的嘴,繼續撫摸她的身體,隔著蛋黃色制服揉捏胸部與下體。看得我都想自慰了,雖然自己腦袋很清楚這是犯罪啊!可是我的陰莖還是勃起了,這比偷看日本女優不專業的演技還刺激啊。所以我還是在螢幕前面,打了一發。螢幕內,老師只是不斷猥褻女同學的身體。沒有做出更深入像是插入女同學體內的舉動。  離開前女同學穿上裙子,老師走過去把跳蛋又塞入女同學的陰道口。就像婦產科醫生在治療女病患一樣,同學的腿被打開,因為穿的是裙子所以張開的角度不受限制。塞進去後,老師拍了一下女生的屁股。然後兩個人就離開了休息室。離開了攝影機的視線。  我決定馬上檢舉這個邪惡的狼師。從宿舍跑出門,外面已經漆黑了,因為學校在半山腰只有主要道路有明亮的路燈。很多地方都是昏暗的,尤其是到晚上的時候更是一堆死角。  在走到教務處前,我人被三樓的聲音吸引住。我悄悄地查聲音的源頭,就在最角落男廁的地方。有個女生腿張的開開的,穿著制服趴在洗手台上。她背後的男同學不斷使勁的桶她,裙子底下一定沒內褲,男生只是把拉鍊跟釦子解開而已。我猜大概是為了隨時可以閃人吧?  「啊───啊───啊───嗯───再快一點───」  「呼─呼─呼─────」  兩個人用很單調的體位做愛。從我這個位置偷看,只感覺兩個穿著制服的同學撞在一起,有點無趣。我繼續往教務處跑去,這個時間應該還有人。  「這樣嗎?我們會好好處理的!」  那天把攝影機交給老師後,我以為過幾天可以在新聞上看到頭條,可是卻沒有。只有小篇幅的報導,廣告都比它還大。一定是被壓下來了。雖然那個狼師被開除了,但學校淫亂的情況還是一樣,好像無形的病菌一樣不斷傳播。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總有人在做愛,在自慰,在互慰。  這裡是黃杉高中,不可能會紅的學校,學校除了讀書風氣,還有情色風氣,還是歡迎你們來就讀,要小心一點就是了。
上一篇:我的淫師 下一篇:無線遙控跳蛋2

本站由:新北市某大學的球隊風騷女經理 www.dyxxoo.com 提供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
返回首页